云南瑞麗新增38例新冠陽性,中國2萬公里陸地邊境線的防控難題

2021-04-01 15:38:52 ITHC.CN

2021年3月31日凌晨4點多,云南省瑞麗市某社區的居民被社區的大喇叭叫醒。這“夜半驚魂”,是因為瑞麗發現了9例新冠陽性病例——6例確診病例,3例無癥狀感染者,主城區所有人都要接受核酸檢測。

隨后是封城。

這是7個月內,邊陲小城瑞麗第二次封城。

2020年9月,瑞麗曾發現兩名緬甸偷渡入境者確診病例。那兩名確診病例,讓瑞麗人經歷了一周“封城”。

云南歷史上就是境外輸入傳染病最嚴重的地區。相較于滿洲里、二連浩特等中國北部以貨物入境為主的口岸,瑞麗作為中國南部邊境口岸的代表,以人員入境為主。瑞麗還是入境客運量最多的口岸,2015年入境838萬人次。

瑞麗的姐告邊境貿易區,是中緬貿易最大的陸路口岸和貨物集散地。姐告的玉器貿易集中地玉城,則是翡翠交易的集中地,多名緬甸玉商常年駐扎在此。這里或許是緬籍人員的一大集中地。

此次發現的第一例陽性病例,就是在瑞麗姐告玉城的緬甸人。目前尚不知曉本次疫情的源頭是否通過合法途徑入境。

2021年3月28日上午,瑞麗市對姐告玉城的重點人群開展例行核酸檢測采樣。29日凌晨2時許,檢測報告出來了——一名緬籍人員核酸檢測呈陽性,復核仍然是陽性。

玉城所在地國門社區立刻實行封閉管理、全員核酸檢測。

3月30日22時起,瑞麗市已對離開該市車輛、人員進行交通管制,原則上不進不出,確需離開瑞麗的人員須持72小時以內核酸檢測陰性報告。同時,對進入瑞麗的人員、車輛原則上就地勸返。市區所有居民進行居家隔離,時間暫定一周。

同時,瑞麗市計劃,到31日晚上24時前,對主城區所有人完成核酸采樣。因此出現本文開頭“凌晨4點多被叫起來驗核酸”的一幕。流調溯源、查找密接者和次密接者的工作,同時正在展開。

△ 2021年3月31日,瑞麗市民排隊做核酸檢測。圖片來自人民視覺。

截至3月31日24時,又發現了陽性樣本29例。其中,6名確診病例和23名無癥狀感染者。6名確診患者中有2名是緬甸籍,23名無癥狀感染者中,10名緬甸籍。

這就意味著,在3天內,瑞麗新增了38例新冠陽性病例,其中12例確診病例,26例無癥狀感染者。

去年9月“封城”時的疫情防控中,瑞麗也曾加強網格人員的排查力度和頻次,其中重點是針對緬籍人群采集信息。

姐告邊境貿易區的邊境那頭,是緬甸的木姐市。近期緬甸局勢動蕩,戰火已波及到那里。而在疫情之前,2019年,每天從兩地之間國門通關過境人數曾超過 4.9 萬人次。

“疫情開始不久,正常國門就只允許貨物進出,人不能過了。只有中國打工的緬甸人可以回緬甸,中國人也可以回中國。一直都沒有放開過。”一名居住在緬甸邊境地區的緬籍華人告訴八點健聞。

對貨物的跨境運輸,云南省一年來一直實行“人貨分離、分段運輸、封閉管理”。具體來說,緬甸司機不能直接開貨車進入中國,必須在口岸下車,由特定的轉運司機將車開入中國國境。這些轉運司機經中方備案管理、定期核酸檢測,并只能在規定范圍內活動。

今年1月有消息稱,中方為這些轉運司機免費接種了新冠疫苗。

2021年1月19日,考慮到國內又有散發疫情,瑞麗市再次強調:外籍人員一律不得入境;中方入境人員(含隨身攜帶物品)須由中方專業人員進行核酸采樣,檢測結果陰性后方可批次集中辦理入境。入境后,須集中隔離14天,然后居家隔離7天,分別于第4、7、14、21天各進行1次核酸檢測,累計4次。

正常邊境往來有嚴格的防疫措施。但病毒還是找到了方法,突破了中緬的邊境線。

2.28萬公里陸地邊界線,瑞麗疫情暴露邊境防控難題

就在瑞麗疫情發生半個月前,河南鄭州曾發生一例境外輸入病例:兩位從柬埔寨坐車到越南邊境,再從廣西非法入境的偷渡者,租用當地車輛到達鄭州,在鄭州因為涉案,被管控起來,后經過核酸和抗體檢測,其中一位被確定為新冠無癥狀感染者。

這一例境外輸入病例未引起多大關注,但是汕頭大學病毒學專家常榮山在瑞麗疫情發生后,第一時間聯想到這一例病例,他據此判斷,“此次瑞麗疫情可能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,中國西南邊境的疫情防控確實存在薄弱環節。”

整個新冠疫情進入常態化外防輸入后,對西南邊界的輸入性疫情的擔心從未停止。在去年10月新疆喀什出現輸入性疫情時,多位接受八點健聞采訪的專家都曾提醒,除了西北邊境,西南邊境的防控也需要重視,特別是云南邊界線很長,陸地上的交通往來頻繁,接壤的國家很多,而當時這些國家的感染率都較高,疫情形勢嚴峻。

中國的陸地邊界線長達2.28萬公里,邊境口岸地區一直是傳染病境外輸入防控中的薄弱區域。

在中國的14 個陸地鄰國中,除了與阿富汗無邊境通商口岸,中國共有91個沿邊開放口岸。其中,中俄、中哈、以及中緬邊界,疫情輸入的風險都較大。

云南歷史上就是境外輸入傳染病最嚴重的地區。今年3月16日剛剛在《地理研究》發布的一篇研究,通過計算邊境口岸地區傳染病境外輸入風險指數(EPI),來識別高風險口岸。結果表明,在傳染病輸入上,瑞麗口岸是僅有的高風險口岸,且顯著高于其他口岸。

瑞麗是入境客運量最多的口岸,2015年入境838萬人次。

瑞麗不僅入境人次多,防控形勢的復雜還體現在,瑞麗是云南邊境線上,界碑最密集和渡口通道最多的地段。

△ 2020年05月15日,云南德宏,瑞麗市姐告,國門前很多在瑞麗務工的緬甸人士正排隊等待返回緬甸。圖片來自人民視覺。

據一篇2017年發表的文獻資料統計,瑞麗總面積1020平方公里,西北、西南、東南三面與緬甸山水相連,村寨相望,邊境線長169.8公里,有4條跨境公路,界碑和附碑共65座,大小渡口和通道 36 個,民間便道無數,以河為界,以田埂為界,“一村兩國、”“一街兩國”、“一橋兩國”情況都存在。

面對如此復雜的人員流通,長時間加派人手嚴防死守并不現實。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姜慶五幾個月前因疾病防治到訪過瑞麗,據他觀察,邊境疫情防不勝防主要來自于邊民往來,“因為疫情防控,邊境其實是封鎖的,口岸是關掉了,邊民交往已經不那么頻繁,但是他們在生活生產當中有些聯系很難避免,有一些因為是親戚朋友,相互之間總有一些交往。”

除了合法的人、貨往來,不合法的偷渡也增加了防控的難度。2020年9月,瑞麗出現的兩例境外輸入病例,就是通過偷渡方式入境。偷渡者是一位緬甸女子,她攜3孩子2保姆偷渡入境,其中兩人被確診后,導致瑞麗全市封城一周,并全員核酸檢測。

聯系到鄭州半個月前也曾出現越南偷渡者確診病例,常榮山認為,非法入境是西南邊界疫情防控尤其面臨的一大挑戰。

同時,瑞麗還面臨一個特殊情況,緬甸復雜的局勢,進一步加劇了邊境的管控難度。

總而言之,瑞麗疫情暴露出,邊境疫情防控的難度主要體現在跨境人口流動、邊境貿易的管控上。同時,檢驗檢疫設施、衛生防護設施相比大中城市較為落后,也成為了邊境地區一個防控薄弱環節。

有趣的是,上述論文識別的新冠7個高風險口岸中(滿洲里、綏芬河、東寧、琿春、阿拉山口、瑞麗、霍爾果斯),黑龍江省綏芬河口岸、內蒙古自治區滿洲里口岸在2020年4月都曾暴發較大規模疫情。當時,俄羅斯正是中國陸地鄰國中,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率最高的國家,俄羅斯飛往中國航班大幅減少,不少人選擇經綏芬河、滿洲里口岸回國,兩地均出現了上百例的輸入病例。

因此,上述論文作者提醒,在現有中國邊境口岸管控措施水平下,除了瑞麗,其他仍存在疫情境外輸入較高風險的口岸地區,除了加大防控力度,邊境防控重點還應該放在,“根據口岸的出入境量,配備相應規模的檢驗檢疫設施和技術人員;在鄰國傳染病發生率上升的情況下,及時升級口岸風險等級和防疫措施。”

邊境口岸應優先接種疫苗,全國加速疫苗接種

與去年疫情趨緩后多地出現過的散發的聚集性病例不同的是,這一次,我們已經有了成熟的“武器”——新冠疫苗——且已經開始大規模接種。根據國家衛健委的統計,截至2021年3月30日,各地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1.1469億劑次。

而有了疫苗這個“武器”之后,面對突發疫情時,我們手上便多了一個籌碼。在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姜慶五看來,“全員檢測與全員疫苗接種應該同時開展,實施中全員疫苗接種應優先于全員檢測”。

姜慶五向八點健聞分析,疫苗最關鍵的兩個指標是安全性和有效性。目前中國已經接種了超過一億劑次,在監測之下沒有出現嚴重的不良反應,從理論和實踐上都可以證明疫苗是安全的。至于有效性,盡管存在70%還是80%的爭議,但這并不妨礙防疫的實施,究竟是70%還是80%的有效性,實際上差別不大,應該提倡大規模接種。

實際上,早在1月石家莊疫情時,姜慶五就提出過全民疫苗接種的建議,這其中的另一個原因是從經濟效益的角度出發的,“核酸檢測和疫苗接種的成本差不多,而疫苗至少可以保護半年、一年,但核酸檢測只是短期的結果。”

最近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率先開啟了大規模的全民疫苗接種運動,北京的接種速度更是一騎絕塵,截至3月27日的統計數據,北京大興區累計接種新冠疫苗80.8萬人,疫苗接種覆蓋率高達80%。

而至于云南地區及瑞麗的疫苗接種情況,八點健聞沒有查詢到相關數據。根據姜慶五了解的情況來看,在此次瑞麗疫情之前,邊境口岸并沒有被列入優先接種范圍。原因與目前的疫苗供應有限、當地醫務人員力量不足有關。而從全國范圍來看,“大口岸如上海等管得出,但是邊境小口岸其實更難管。”

那么此次邊境疫情過后,邊境口岸是否也應該被提高優先級?

至3月31日晚間,德宏州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表示,4月1日起,包含瑞麗市在內的4個邊境縣市將全面啟動新冠疫苗大規模人群接種。目前已設疫苗接種點65個,疫苗準備充足。

姜慶五建議,在這次瑞麗疫情之后,中國的其他邊境口岸也需要優先加強疫苗接種,現階段中國的疫苗接種應該遵循“易傳播地區優先,如邊境口岸優先、城市優先”的原則。

此外,姜慶五還強調,中國的疫苗接種還需要繼續加快步伐。3月中旬,高福曾對媒體提出,最遲明年年中中國疫苗接種率將達70%至80%。姜慶五認為這個速度還不夠,必須再加快些,期待趕在進入下一個傳播季節今年的11月前,實現城市與口岸地區人群70%以上的疫苗接種率。

參考文獻:程藝,劉慧,劉海猛,張芳芳,《中國邊境口岸地區傳染病境外輸入風險評估——以新冠肺炎疫情為例》,2020年3月16,地理研究

朱雪琦、吳曄婷、方澍晨丨撰稿

徐卓君丨責編